主页 > 新闻资讯 >

林国强、王曦获上海市科技功臣奖,大飞机、自动化码头项目获科技

编辑:小豹子/2018-07-30 20:49

  上海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今天上午在友谊会堂举行,隆重表彰在上海科技创新中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工作者。

  2017年度上海市科学技术奖共授奖272项(人):

  授予林国强、王曦上海市科技功臣奖;

  授予孙毅、库尔特·赫尔曼·维特里希上海市国际科技合作奖;

  授予21项成果上海市自然科学奖,其中一等奖11项;

  授予31项成果上海市技术发明奖,其中一等奖10项;

  授予216项成果上海市科技进步奖,其中一等奖33项。

  

  林国强:手性化学让百姓用上便宜药,总销售额80亿

  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林国强是我国手性科学领域开拓者之一,致力于手性基础研究的科学问题,在微小的分子水平上设计并构建出精妙的分子结构,并实现宏观上的奇特功能。

  在今天召开的上海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林国强荣获上海市科技功臣奖。

  

  林国强

  有机化学家。

  1968年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师从周维善教授。同年留所工作至今。

  1981~1982年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作访问学者。

  1986~1987年赴美国匹兹堡大学和史克药业研究开发部作访问科学家。

  1991年晋升为研究员。

  1990~1999年任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副所长、所长。

  1992年至今,担任国际学术期刊《四面体》、《四面体通讯》出版物理事和执行编辑。

  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2006~2014年兼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化学科学部主任。

  现任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

  正如我们的双手,它们对称,却无法重叠。手性分子就具有这样的结构特征,会表现出两个不一样的性质。

  75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所研究员林国强,与手性化学打了一辈子交道,在昆虫激素与信息素、天然产物合成、不对称合成与催化反应,以及手性药物研发等方面开展了较系统性的研究,取得了有特色和有影响的成果,获得1项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授权专利50件、美国授权专利1件、PCT国际专利 3件,其中12件实施技术输出。

  他带领团队研发的抗肿瘤新药吉西他滨等药物,使老百姓用上了更便宜的药,总销售额已达80亿元。

  为害虫防治和测报提供了科学依据

  DNA的螺旋面总是往右旋转,牵牛花总是沿着顺时针方向攀爬。手性在自然界无处不在,近一半的化学药物具有手性。

  20世纪60年代,被用于妊娠妇女镇静的合成药沙利度胺,实际上是一对手性分子,其右手分子具有抑制妊娠反应疗效性,而左手分子却对胎儿有致畸性。当发现此悲剧时,已诞生约2万名四肢残疾的“海豹儿”,自此手性药物的研究开始被重视,并成为药物领域研究热点。

  

  林国强的手性识别研究是从破译昆虫的语言——信息素开始的。声波之于蛐蛐,光波之于萤火虫,这些是物理语言,而激素和信息素则是它们沟通的化学语言。每个虫体中信息素含量极其微小,仅为 1纳克,即1克的1亿分之一,这对于手性结构的解析极其困难。

  林国强带领团队从实验室到乡间田头,一共确定和合成了12个昆虫信息素结构,其中5个是手性分子。这一研究为害虫的监测与防治提供了科学依据,具有实用价值。

  说起红景天,大家都不陌生。林国强团队应用苹果籽粗糖苷酶一步合成了有保健作用的红景天苷。实验中,原本只能坚持254秒的游泳小鼠在连续给药15天后,可以坚持游泳899秒。林国强团队通过和上海中医药大学合作,发现红景天的衍生物在细胞和小鼠模型上与临床上常用的丹参多酚酸盐作用相当。同时发现了5个优秀的化合物具有促进血管生成的作用。

  几位诺奖得主推荐学生来课题组学习

  为什么有的果实鸟儿不爱吃?原来大约有两千多种植物有生氰现象,昆虫或鸟类食用后,会产生氢氰酸,呼吸被抑制。

  林国强由此受到启发,把杏仁、桃子和枇杷等果实的粗酶提取物用来做催化剂,后来国外科学家利用这一化学反应方法制备出了高血压药物。对于天然产物合成倍感兴趣的林国强还发现不对称合成方法,制备出了从芹菜中发现的抗脑缺血药物。

  老百姓能够用上价格更便宜的药,这是让林国强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吉西他滨是一种抗癌新药,林国强团队对其合成工艺改进后,将这一专利转让给了豪森药业。如今,这一药物已占据国内65%的市场份额,从2003年到2015年累计实现销售收入59.3亿。由于相比同类药物价格更低,该药也已打入国际市场。

  

  林国强院士(右一)在指导团队工作

  由于林国强出色的工作和其国际影响,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野依良治和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伯纳德?费林加,不约而同推荐他们的学生来到林国强课题组进修。

  野依良治教授在推荐信中提到,他的学生大都去了美国及欧洲,现在他鼓励学生来中国。他认为不久的将来,中国在亚洲的科学领域中会扮演重要的角色。一些日本药企也先后派研究助理到林国强课题组工作。

  多次上交特殊党费,累计捐资助学60多万

  林国强直到66岁还在给研究生上课,一堂课就是3个小时。上海有机化学所研究员洪然说,以前读林先生的博士时,要想跟踪最新文献,就要第一个到图书馆去。他经常一早赶过去,却发现林先生已经捧着文献在看了。原来,林先生每天7点就到办公室了。林先生总是随身带着两个小本子,一个是通讯录,还有一个是记录本。每次和学生讨论课题时,他就翻开记录本,上面既有文献摘录,也有他的思考。

  林国强和学生在一起

  2018年1月,《手性合成:基础研究及进展》在获得国家科学技术学术著作出版基金后正式出版。其实之前,林国强写了好几本手性合成的教材,影响了几代学人。四五年前他下决心重新再写一本,几易其稿,扔掉的铅笔头不计其数。有人劝他不必如此折腾,但他心里想的是给后人多留一点东西。

  “年轻人还是要视野开阔些。”他始终记得自己1978年第一次出国学习,当时西装是借来的,第一天穿纽扣就掉了。为了始终洞悉科研最前沿,直到今天,他还在积极推荐青年学者到国际组织任职,组织各种国际学术论坛。

  上海有机化学所副所长唐勇至今清楚记得,1999年5月1日零点时分,他从国外回到上海,刚走到机场出口就看见了等候多时的林国强。上世纪90年代,正是所里人才青黄不接之时,时任所长的林国强费尽心思引进人才。1994年中科院第一批“百人计划”启动,从海外引进14人,上海有机化学所就有2名。正是从林国强起,所里开始有了一个传统,不管多晚,也不管刮风下雨,所领导都会去机场迎接每一个海外归来的科学家。

  “财自我辛苦得来,亦当由我慷慨捐去。”林国强经常引用陈嘉庚的这句话,多年来,他不仅多次上交特殊党费,还在复旦大学和上海大学捐资助学,这样的资助延续到现在。

  75岁的林国强有着年轻人也羡慕不已的一头黑发,他在生活上几乎没有什么要求,鞋子破了才想到换,一身衣服穿20多年。

  王曦:我不算“疯狂”科学家,我更擅长产业化

  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曦是我国高端集成电路衬底材料的开拓者。他长期研究载能离子束与固体相互作用物理现象,并将成果应用于高端集成电路衬底材料SOI(绝缘衬底上的硅)的开发,解决了我国急需的航天电子器件的“有无”问题。

  他带队创建了我国唯一的SOI材料研发和生产基地,实现了我国SOI材料的产业化。

  在今天召开的上海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王曦荣获上海市科技功臣奖。

  

  王曦

  1987年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毕业。

  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著名半导体材料学专家,高端集成电路衬底材料的主要开拓者和领军人物。

  现为中科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所长、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院长、张江实验室主任,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亚洲科学理事会候任主席,上海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在许多人眼中,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所长王曦既是一位具有全球视野的战略科学家,也是一位开拓创新而又务实的企业家。

  他带领团队制备出了国际最先进水平的SOI晶圆片,解决了我国航天电子器件急需SOI产品的“有无”问题,孵化出我国唯一的SOI产业化基地,实现了微电子材料的跨越式发展。

  他在上海牵头推进了一批半导体重大项目——12英寸集成电路硅片项目有望填补我国大尺寸硅片产业空白;磁存储器和硅光子项目为上海未来微电子技术的差异化发展提供了新思路;致力于“超越摩尔”技术创新和产业化的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已成为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第一个启动的研发与转化功能型平台。

  

  王曦院士(中)在指导团队工作

  相当于从巴黎到上海的一次飞行,振动幅度不能超过1.5厘米

  SOI技术被称为“二十一世纪的硅集成电路技术”,王曦1987年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毕业后,一直从事相关研究,可谓三十年磨一剑。说到这一技术,王曦打了个比方:“这就像是三明治,在两层硅的中间,包裹着一层二氧化硅。”最上面的硅既要薄,还要均匀,比如12寸硅片的均匀度,相当于从巴黎到上海的一次飞行,其振动幅度不能超过1.5厘米。

  2016年2月,搭载了SOI芯片的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发射成功,该芯片可以预防卫星的“大脑”形成“脑血栓”。空间辐射会对卫星造成影响,王曦团队制备出的国际一流的SOI晶圆片,解决了这一问题。2001年7月,王曦提出把这一技术推向市场,成立了上海新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仅用了5个多月,建成了我国第一条SOI生产线。这引起了美国硅谷《半导体商业新闻》的注意,他们惊呼:中国出现了一个现代化的SOI工厂。该项技术在2006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除了在空间的应用,上海微系统所还在2015年研制成功了当时世界最高集成度的SOI硅光芯片。

  

  王曦手捧着8英寸硅片

  缺少12英寸大硅片,集成电路产业就只能停留在中低端水平

  王曦喜欢下围棋,因为只要善于谋篇布局,做的“势”就会越来越大。在推进上海半导体产业发展这盘“棋”时,王曦一直在应势布局。

  我国每年要花费2千多亿美金进口集成电路,远远超过原油进口。就集成电路制造而言,我国一个月要消耗几十万块硅片,能自主提供的仅仅几万片。目前全球仅欧美日韩的五家企业有能力量产12英寸大硅片,我国市场100%依赖进口。缺少这一材料,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就还只是停留在中低端水平,成为“中国制造”之痛。

  审时度势之下,2013年6月,王曦和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博士共同建言,在上海启动12英寸大硅片的研发。为填补这一产业空白,上海新昇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6月成立。仅用一年多的时间,上海新昇就完成厂房建设和设备安装。2016年,上海新昇拉出国内第一根12英寸高质量晶棒,2017年下半年大硅片量产,销售近10万片。

  每一次布局“落子”,都是对行业的深刻洞察。硅光子,最早可用于光通讯,现在可用于无人驾驶。2008年很多人并不看好这一方向,在经过调研之后王曦予以坚定投入,如今这一平台成为国际上第三个专用的硅光子工艺平台;传感器是物联网技术中重要而又薄弱的一环,于是专注传感器芯片的矽睿公司应运而生;以往从实验室成果到量产,中试是一道“槛”,于是国内首条全球领先的8英寸“超越摩尔”研发中试线启动运营,助攻创新研发;去年因存储器涨价,国内很多企业遭受损失,于是主动布局下一代产品磁存储器芯片技术的研发。

  

  王曦(左)工作照

  探索企业化路径,跨越科技成果转化“死亡之谷”

  “我还不算‘疯狂’科学家,相比基础研究,我觉得自己更擅长产业化。”王曦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这位科学家,确实有着不一般的企业家基因。

  曾经在硅谷创办了两家公司的杨潇在创建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时,为是否要企业化运作感到纠结,当时最大的的困难就是经费问题,而最简单的办法是成立事业单位。王曦却下定决心要探索一条企业化的新路径,来跨越科技成果与产业界之间的“死亡之谷”。如今这一共性化技术平台已建成产业加速的生态链,不仅被上海认可,还在全国得到推广。短短数年,亦从最初完全由政府投入,到85%的收入来自产业化。

  上海硅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李炜与王曦共事20年,对其运筹帷幄的能力感佩不已。2001年王曦带领6个博士创立了新傲公司,当时的家底是1300万,现在的市值是13亿,增加了100倍;2014年,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全世界的硅片处于亏损低谷,王曦带着团队为新昇公司的融资“差点跑断腿”。如今新昇公司月产数万片300mm硅片,预计明年的产能翻倍,未来几年将提升到月产100万片;2016年,占有全球高端硅材料市场70%份额的法国公司Soitec,由于副业经营不善濒临破产,王曦看中其硅材料的生产能力,由上海硅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对其参股。当时的股价成本是9.2欧元,现在最高时涨到了70欧元,投资回报率达600%。另一家全资收购的芬兰公司Okmetic,去年则取得了最好的盈利水平,未来三年它的规模将扩大一倍。去年4月,上海硅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聘请了“半导体领域最厉害的人”、美国MEMC电子材料公司前首席执行官Nabeel Gareeb先生,可谓大手笔。

  一直有个梦想,让科学家心无旁骛做研究

  去年9月26日,张江实验室正式挂牌成立,王曦担任张江实验室主任。一接到这个任务,他就赶赴美国和德国的国家实验室学习考察。这两天,又忙着和法国国家实验室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张江实验室初期拟采取“1+2+1”的布局:“1”指光子科学大科学设施群及相关基础研究;“2”指生命科学、信息技术两大攻关研究方向;“1”指生命科学与信息技术交叉方向——类脑智能。

  “我一直有个梦想,让科学家心无旁骛做研究。接下来,张江实验室会有许多的体制机制创新,包括科研经费的使用。”王曦说。

  王曦比过去更加忙碌了,同事们形容他的工作节奏是“5+2”“白加黑”,凌晨两三点收到他发来的邮件再正常不过。为了应对工作压力,他尽可能每周打一次羽毛球,已经坚持了15年。

  “正是因为中国的蓬勃发展,才成就了上海微系统所走过的传奇之路。”王曦说,当年为了把SOI晶圆片卖出去,他们找到法国知名公司Soitec想去谈合作,结果对方根本不予理睬,只能在公司门口留个合影。如今,王曦成为了这家公司的董事。

  过往已经归零,明日征途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漫漫。“我以前是无知无畏,现在虽然有困难,但看到了方向,也就更加有激情。”

  生物医药、制造行业获奖项目占比高

  据上海市科技奖励中心统计,按照技术领域划分,有46个获奖项目属于生物与医药技术领域,占全部获奖项目的17.2%,体现了上海在这一领域的强大创新实力。45个获奖项目属于能源与环境领域,占比为16.8%。有38个获奖项目属于信息技术领域,占比为14.2%。

  按照所属行业划分,有66个获奖项目属制造行业,占全部获奖项目的24.7%。紧随其后的是科学研究和卫生保障,占比为13.4%。交通运输业获奖项目连续多年增长,这次达到10.8%,首次超过建筑业。

  人才方面,所有获奖项目的268名第一完成人中,50岁以下中青年科学家的占比为57.8%,40岁以下占比为17.9%。获奖项目的完成人中,对应比例达到77.2%和44.3%。获得上海技术发明奖一等奖的“架空输电线路智能化关键技术及装置”和“极端环境下机器人探测装备关键技术创新与应用”的第一完成人刘亚东和蒲华燕(女)年仅35岁,是2017年度高等级获奖项目第一完成人中最年轻的两位。

  另外,女性科技工作者的表现可圈可点。在所有获奖完成人中,共有女性467人,占比为26.1%,较上一年度20.7%有明显增加。在所有获奖项目的第一完成人中,共有女性35人,占比为15%。

  C919、自动化码头科技成果分获大奖

  一批获奖项目直接对接国家战略性或产业核心性科技难题,解决了一系列尖端、关键问题或装备需求,有力支撑了国家战略目标。

  如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姜丽萍等完成的上海科技进步奖一等奖项目“大型客机机体数字化装配关键技术及集成应用”,围绕C919大型客机机体结构装配过程中3个阶段的工程需求,形成一系列关键技术,建立了从平尾、中央翼、中机身部件装配到全机对接的数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字化装配生产线。自动钻铆、生产线集成技术以工艺规范、工艺评审等形式,推广至洪都、西飞、哈飞、成飞、沈飞等航空主机厂,为其自动化生产线的建设与自动化钻铆的实施提供了有力支持。

  

  姜丽萍(中)在指导团队工作。

  一批获奖项目打造了新时代“上海制造”的标杆。

  如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严云福等完成的上海科技进步奖一等奖项目“自动化集装箱码头装卸系统关键技术及应用”,建成了国际首创的自动化码头试验基地,研发出国际先进的自动化码头成套装备及系统。

  

  振华重工研制生产的自动化码头装备

  2007年以来,振华重工研制生产的自动化集装箱码头装卸设备与系统先后出口到北美、欧洲、澳洲、亚洲等集装箱港口;先后承担和参与厦门港、青岛港、上海港自动化码头装卸系统的研发和建造。如今,振华重工是全球唯一的自动化码头成套设备与系统制造商和供应商,近3年新增产值108.9亿元,创汇13.7亿美元。

  本文来源: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作者:俞陶然

  微信编辑:大白

  大家都在看↓↓↓

  是香港小姐,也是全国人大代表,邝美云:爱国很重要,有国才有家

  全国两会最后一场 “委员通道”开启,李彦宏苏权科刘永好都说了啥?

  四问证监会的上海女代表,被刘士余请去了证监会

  

  

  觉得文章不错,那就点个赞吧↓↓↓

林国强、王曦获上海市科技功臣奖,大飞机、自动化码头项目获科技